• <menu id="242mu"></menu>
    <menu id="242mu"><tt id="242mu"></tt></menu>
    <menu id="242mu"></menu><input id="242mu"><menu id="242mu"></menu></input>

    成功案例

    專業司機保鏢必讀

      私人保鏢要的不僅僅是一顆聰明銳利的腦袋,還要有一身與這可腦袋相匹敵的“硬功夫”!隨著私人保鏢在社會發展的趨勢下,日漸受到大家的關注,這個行業市場也變得炙手可熱,保鏢公司紛紛順應而生。

      可是,還有一些人,把保鏢當成:“打手”,之是一個收人錢財,替人消災的存在。保鏢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職業,他們的生存狀態如何?除了承受巨大的風險,他們還有哪些常人難以知曉的壓力?在這里,筆者為您講述保鏢們鮮為人知的故事。

      以司機身份出現

      1月20日,筆者的一個朋友從南京打來電話說,在南京,私人保鏢可以通過培訓成為一個謀生的職業。報名參加的人員經過3-6個月的培訓,合格后可被推薦為私人保鏢。他問,在上海是否也有類似的培訓中心,他想回上海當保鏢。

      筆者經過幾天打探,培訓機構倒是不少,可是正規的沒幾個。這不僅是因為,私人保鏢在上海已不是新鮮事物,希望從事保鏢職業的人數也越來越多。

      一名私企老板說,他圈子里的朋友,不少都聘請有二到三名私人保鏢。他估計,在上海,私人保鏢至少有上千人,但這些保鏢身份卻很隱秘,大多以司機身份出現。

      2月13日,筆者采訪了溫州保鏢公司。據鐘小姐透露,該公司的調查員小李曾是一名臺灣老板的私人保鏢。

      小李2001年退伍,結束了其3年的軍旅生活,隨后,由朋友介紹來到這名老板身邊當司機,但實際上是兼任私人保鏢,幾乎一天24小時與老板形影相隨。這名老板在上海主要做一項產品的市場調查,同時開拓公司產品的市場。老板雖然事業做得很大,但身邊的人向來對他是恭恭敬敬,有時想找個說話的人都不能,所以,小李來后,陪老板說話閑聊成了一項重要任務。小李每月工資為7000元。筆者提出與小李見面時,遭到婉拒。

      保鏢公司據稱,大多數公司不愿接受有關私人保鏢方面的采訪,其主要原因是,私人保鏢這個行業未得到正式認可。

      為老板化險為夷

      幾天后,筆者找到位于漢口天津路的上海致遠商務調查公司。該公司經理陳泓海說,公司有七八名專職調查員,都是從部隊服役回來的,其中6人有從事私人保鏢的經歷。

      黃維剛目前是該公司的業務負責人。在部隊時,他曾是一名優秀的偵察兵。前年,他轉業回到上海,被介紹到一個北京老板那里當司機,月薪6500元。

      “剛上崗時,我不明白,做司機為什么有這么高的工資,工作幾天后,才醒悟,原來我就是北京老板的私人保鏢。”

      黃介紹,他和另外一名司機交換開車,上班第一天就每人發了一部手機,老板交待,手機必須24小時開通,手機號不得向他人透露,兩人也要一天24小時跟隨左右。老板是一種石料的供應商,主要為高速公路工程供應材料,生意做得較大,每天都有各種各樣的人來找他。

      一天下午,黃隨老板下樓,準備送老板去沌口開會,結果在車前被三個彪形大漢攔住,其中一人稱想與老板談筆生意,說著兩人各站一邊將老板往另一輛車里拖。黃見勢不妙,一把將老板拉了過來,一抬手將其中一人推倒。另兩人惱羞成怒,突然向他撲來。黃手拿皮包與他們搏斗,幾分鐘后,警察趕到現場。后來到派出所接受調查時,他才發現,自己胳膊多處受傷。

      黃維剛說,從事私人保鏢以來,他不只一次為老板化險為夷,而且利用他的偵察特長,幾次揭穿騙局。

      去年8月,一姓王的山東人要從老板這里購置價值600萬元的石料,自稱承包了一段高速公路工程,老板經過幾次交談后,拿不定主意。黃主動提出對這名山東人進行調查。經查,黃發現這個山東人根本沒有承攬高速公路的資質,也沒有這方面的資金,他只是一個“中間人”,倒買倒賣,而且此人常用的手法就是賴賬逃賬。老板隨后拒絕了合作。

      黃說,經過此事后,老板主動將他的工資漲到了11000元。但這名山東人得知此事后,發誓要找人“好好修理”他,最后,黃主動離開了自己的崗位。

      “現在老板每次到上海來辦事時,他都要來看看我。”黃說。

      保鏢公司致運商務調查公司調查員李鋼也有類似的經歷,他說,他做私人保鏢時,收入雖可觀,但他一天24小時都處于緊張狀態,有時甚至要“拿命去拼”,他最終只好選擇離開。

      感覺“如履薄冰”

      一些保鏢還有過不光榮的經歷。

      在一家娛樂公司做私人保鏢的鄭斌,有一次和老板在酒店用餐,結果,老板因為一件小事與隔壁一桌客人發生爭執,其中一人突然動粗,鄭當即上前制止,并毫不客氣地進行了“回擊”。

      酒店服務員報警后,警察將鄭斌帶進了派出所。經過十幾個小時不間斷的訊問、做筆錄之后,老板終于趕到,將鄭斌“保釋”出來。

      鄭斌說,作為保鏢,面對老板的命令,首先想到的是服從,有時就忘記了法律,但他也會“盡量在老板的命令與法律之間尋找‘結合點’”,如果后果不嚴重,“按老板的意思去做”。

      據了解,由于私人保鏢目前尚未獲得我國法律承認,在很多時候,私人保鏢幾乎是在與法律“打擦邊球”中生存。因此,有人將私人保鏢稱為“跨在法律界碑上的人”。

      鄭斌告訴筆者,有的保鏢因不能完成老板提出的“非分要求”,被老板解雇;有的保鏢被老板認為“不夠忠心”,頻頻失業。而更多的保鏢則因“以老板的安全為中心”,每天行走在法律邊緣,“如履薄冰”。

      而且,人們有理由相信,隨著社會上保鏢的增多,保鏢這個職業的規范管理,難度還會進一步加大。

      “有著難以理解的壓抑”

      作為保鏢,除了保護雇主的人身安全外,還兼做其他的工作,有時還擔當心理咨詢的角色。

      “大多數老板也有許多苦惱,但又不輕易相信別人,這時,保鏢就成了他們最好的傾訴對象。”

      有的老板請保鏢甚至是為了應酬,在交際場上不愿多飲酒,有了保鏢就可以讓他們代勞。一些老板在聘請保鏢時,通常都把保鏢的忠誠度放第一位,武術技能和文化修養分別放第二、第三位。保衛安全,加緊充電,現代的私人保鏢承受了更多的工作和更大的壓力。

      “盡管這樣,我們還是沒有名分”,正在做私人保鏢的鄭斌表示,哪怕在親戚朋友面前,他都只稱自己是“司機”。一些同行也往往自稱“做保安的”。這一方面是出于行業“保密”的需要,另一方面,社會對“保鏢”二字往往懷著偏見甚至不屑一提,動輒把這一行業與“打手”相提并論。出于尊嚴的考慮,他們不得不隱瞞自己的身份。

      “當保鏢注定了要在背影下生活,其中的壓抑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。”鄭斌語氣中充滿了無奈。

      據介紹,私人保鏢在我國是一個“特殊群體”,他們沒有組織,沒有可以保護其權益的相關法規,時刻都面臨著被老板“炒魷魚”的窘境。

      專家:保鏢公司保鏢職業須加強管理

      湖州保鏢公司筆者從工商部門了解到,2002年底,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調整了商標分類注冊的范圍,允許包括提供私人保鏢、私人偵探、尋人調查等“安全服務”注冊。但是,商標注冊成功后并不等于可以從事商標所涵蓋的經營活動,目前企業登記還沒有涉及到私人保鏢的范疇。

     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院有關專家認為,既然有關私人財產保護的法律已進入了修憲程序,那么保護私有財產免受侵害的各種措施,“只要不觸犯現行的法律,也就有理由得到承認和尊重”。

      “私人保鏢的出現是社會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反映”,武漢大學社會學教授周運清分析私人保鏢產生的背景時指出,“由于富人階層的快速崛起,催生了私人保鏢的職業化;這一職業的興起,也擴大了就業率。”

      但他同時指出,在承認私人保鏢存在合理性的同時,也要求我們加強對私人保鏢的宏觀管理,“防止私人保鏢以勇亂法,干擾了社會正常程序”。對于雇傭保鏢充當“打手”、“黑保鏢”的現象,則必須依法鏟除,絕不能手軟。

    更多

    新聞資訊

    更多

    推薦產品

    大众六会网精选资料区三肖